子车世

Natural guts defeating natural talent

你禁止我开口诉说
纱布盖住我的耳朵

一下子我的呼吸变得沉重
负累太多又难以拾掇

我还有什么可说
这样的时候
我呼吸是错 咳嗽是错
爱你是错 不爱你也是错

我没有活着的尊严
也没有可供享乐的欢愉
在你咽下最后一口酒之前
作你陪衬的提线木偶

夏日

夏天的夜晚热气扑过来
阻止我去快递柜拿回你的心
寄存在你那边的时候
不知道你有没有照顾好它

如果锁得太好了打不开
我想想看怎么拆包装
为什么像礼物一样打开
跳出熟悉又陌生的爱情

迟疑着我不敢触碰
夏天的火灼烧我的手指
太燥了 空气里也透出欲念
他知道现在的我对你一点就着

去猜测恋人每一句脱口而出的爱情
是多余的
你应该去赞美 去响应
去拥吻每一次笑着的颤栗
把心晾出来给他看
看我心里满是你
我的恋人
我每晚都想吻你

树上有云
云上有你
风里雨里
你的眼底

无题



把一个词一个词拆开来 构成你心里的所谓诗
写完非常满意 十秒后又开始后悔
词被拆开 一个字一个字看 草稿本的条纹被水笔涂上黑夜
是凌厉的夜色 没有一丝月光 可供照耀和赏析
任何捕风捉影都是徒劳 敲开门问客人
“这个词可以吗”
“你是神经病吧”
后来你发觉了
后来你学乖了
因为这个世界的理所当然 都在车水马龙中被沉默统治
沉默很伟大 沉默中扼杀所有伟大思想
包括你仔细推敲的唐朝月色
没有好词了 好词都被用光了
你捡起绝望的字与字
黑夜凌厉而无星光
你知道这是属于你的月色了

《A DOG'S PURPOSE》


我要在你怀里老去
渐弱喘息 心跳很近
每一下抚摸进我的骨头靠近身体

我要每个轮回里都有你
带我归去 农庄草地
一阵阵风吹拂过麦香扑鼻

我期望就这样陪着你
一如往昔 老有所依
老有所依

一夏

你替我吹开夏天一季晚风
带来凉爽惬意
我拿什么交换呢
等价的 你需要的
在你为我挡去烈日的阴影下我想着
怯懦如我 从未尝洞悉身上有什么特殊
为什么你会爱我呢
为什么呢
我怎么都想不明白
只能还你一树蝉鸣
我最爱的晚安曲与你分享

十字

在与我无端的深夜禁锢
指责和咒骂同行的远光灯
刺穿我的心脏
一遍遍圣经于项圈紧勒住你的午后
学会如何跳舞
不用高跟鞋 不用踢踏舞
蘸血及干的小樱桃
水滴掉落在枝干蜷曲枯竭的虬角
顺着脖颈滑下来
肚脐打着旋儿
你学会跳舞

说起来你不信我写的是一目连x小鹿

发错号了尴尬

雾怜:

他堕落的时节锋利刮伤
我见过最长的一秒钟
但是风停止律动
他纯白的肌肤长出宇宙的蓝鳞
遮挡住混沌 遮挡住雾渐渐阴霾
沉淀的轨痕

不露痕迹的声音是他最后的踪迹
第一面跪倒在雾气的中央
手掌还冷落 拂过我齐耳短发
第二面我站起来
没有寒风我低头看
原来愁缘似我
无人护佑 他已堕落
我万千银河发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