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车世

Natural guts defeating natural talent

林小鱼:

其实作为一个写手,还是要稍微对自己的产物负责点的。毕竟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网路时代,人类的产物不再像过去那么容易湮灭。
如莱奥纳多所说,“由你的判断或别人的判断,使你发现你的作品中有何缺点,你应当改正,而不应当把这样一件作品陈列在公众面前。你决不要想在别件作品中再行改正而宽恕了自己。绘画并不像音乐般会隐灭。你的画将永远在那里证明你的愚蠢”。
画如此,文如此,乃至轻率下的论断也如此,每当我重新检视我过往的产物,总能发现某些愚蠢、拙劣的文句段落,让我只能痛苦地承认这曾是我某个时期的平均认知。通常情况下,生生犹言进进,于是人们只好周而复始地痛苦。意识到过去的愚蠢这一事件或将痛苦过三刀六洞、鼎镬醯醢。我们只能这么痛苦,永远,永无止境,除非你愿意和解,除非你愿意和愚蠢妥协。


人的过错或许就是太容易宽恕自己了。以上这段话主要用以自勉,无论是在产出里或是之外零碎的文字里,甚至是面红耳赤的网路争论中,尽量还是做到现有阶段最高的审慎吧。

你禁止我开口诉说
纱布盖住我的耳朵

一下子我的呼吸变得沉重
负累太多又难以拾掇

我还有什么可说
这样的时候
我呼吸是错 咳嗽是错
爱你是错 不爱你也是错

我没有活着的尊严
也没有可供享乐的欢愉
在你咽下最后一口酒之前
作你陪衬的提线木偶

夏日

夏天的夜晚热气扑过来
阻止我去快递柜拿回你的心
寄存在你那边的时候
不知道你有没有照顾好它

如果锁得太好了打不开
我想想看怎么拆包装
为什么像礼物一样打开
跳出熟悉又陌生的爱情

迟疑着我不敢触碰
夏天的火灼烧我的手指
太燥了 空气里也透出欲念
他知道现在的我对你一点就着

去猜测恋人每一句脱口而出的爱情
是多余的
你应该去赞美 去响应
去拥吻每一次笑着的颤栗
把心晾出来给他看
看我心里满是你
我的恋人
我每晚都想吻你

树上有云
云上有你
风里雨里
你的眼底

无题



把一个词一个词拆开来 构成你心里的所谓诗
写完非常满意 十秒后又开始后悔
词被拆开 一个字一个字看 草稿本的条纹被水笔涂上黑夜
是凌厉的夜色 没有一丝月光 可供照耀和赏析
任何捕风捉影都是徒劳 敲开门问客人
“这个词可以吗”
“你是神经病吧”
后来你发觉了
后来你学乖了
因为这个世界的理所当然 都在车水马龙中被沉默统治
沉默很伟大 沉默中扼杀所有伟大思想
包括你仔细推敲的唐朝月色
没有好词了 好词都被用光了
你捡起绝望的字与字
黑夜凌厉而无星光
你知道这是属于你的月色了

《A DOG'S PURPOSE》


我要在你怀里老去
渐弱喘息 心跳很近
每一下抚摸进我的骨头靠近身体

我要每个轮回里都有你
带我归去 农庄草地
一阵阵风吹拂过麦香扑鼻

我期望就这样陪着你
一如往昔 老有所依
老有所依

一夏

你替我吹开夏天一季晚风
带来凉爽惬意
我拿什么交换呢
等价的 你需要的
在你为我挡去烈日的阴影下我想着
怯懦如我 从未尝洞悉身上有什么特殊
为什么你会爱我呢
为什么呢
我怎么都想不明白
只能还你一树蝉鸣
我最爱的晚安曲与你分享

十字

在与我无端的深夜禁锢
指责和咒骂同行的远光灯
刺穿我的心脏
一遍遍圣经于项圈紧勒住你的午后
学会如何跳舞
不用高跟鞋 不用踢踏舞
蘸血及干的小樱桃
水滴掉落在枝干蜷曲枯竭的虬角
顺着脖颈滑下来
肚脐打着旋儿
你学会跳舞